http://www.m-motahari.net

博士階段到底需要我們學習什么?

  博士的學習是個十分漫長甚至痛苦的過程,那么在博士期間我們到底應該學習哪些會讓我們受用終身的東西呢?很多人肯定會毫不思索地回答,學知識啊,博士之博在于知識之廣博,可以坐而論道,也可以站而實驗,汲取大千智慧,并且在前人的基礎上為社會的發展,人類的進步做出自己的一點點貢獻,想想都有些小激動呢。
 
  筆者不否認這樣想法的合理性,但是在信息爆炸的時代,知識首先是在不斷更新換代的,今天學習到的知識很有可能成為明日黃花,甚至我們曾經以為的公理也被加上了限制條件,否則相對論也不會誕生,這世界上早就沒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絕對真理;其次知識獲取的方式已不再單單是象牙塔里面對面的傳授,電子化數碼化方便了很多人對于知識的獲取,知識的學習早就不是狹義上在校學生的專利;最后,很多我們學習到的知識可能本身在產生的過程中就并不符合邏輯,甚至充斥著荒謬,用一個謊言去推到出一個謊言,得到的一定還是個謊言。以上這些都需要我們明辨是否,用自己的腦去想,用自己的心去感知,用自己的實踐去辨識。
 
  那么既然學知識已經不是大學期間,特別是博士期間的最重要的任務,那么我們應該如何分配精力,把哪些東西作為可以受用終身的東西呢?筆者認為,更為重要的是在我們學習知識的過程中,提煉出的思維、心態和實務。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思維之談
 
  當我們發現民主并不等于善治,也有可能等于混亂;市場資本主義也不一定會帶來繁榮,卻可能帶來危機;言論自由也無法確保創新,反而會滋生極端主義;全球化的進程沒有如預期一樣凱歌高進,歷史終結論終于變成了唬人的鬼話。這些上個世紀末的共識在今天被現實擊個粉碎,政治學中自由主義的元敘事成為了笑談。那么我們不禁要問,為什么這些曾經被奉為臬圭的知識都成為了被批判的對象,或者被嘲弄的教條,這些問題值得每一個人文社科的學習者深思。在筆者看來,知識之所以不能適用于時代,關鍵在于我們這些后來人要更新自己的思維,因此應該做到以下三點:
 
  1
 
  具備懷疑一切的思維核心
 
  作為研究生,作為學者的可能“實習階段”,我們應當帶著求知好奇的眼睛看這個世界,萬不可被現有的所知所得限制了思維。當我們聽到一個結論的時候,一定要多問問“這個概念合理么?”“還有沒有其他分類方式?”“還有沒有更好地測量自變量和因變量的方法?”“這樣的因果的聯系有沒有限制條件?”等等的問題,當我們發現作者含糊不清或者有意忽略之處時,往往便是這個命題的致命傷。
 
  2
 
  具備透過現象看本質的思維方式
 
  和“懷疑一切”相關的便是要有透過現象看本質的思維方式,我們如何回答因為“懷疑一切”而提出的問題?那便需要我們透過現象看本質才能得出我們需要的答案。很多事情真的只是“你以為你以為的就是你以為的”嗎?現象需要沉淀,本質則需要發掘。當我們聽聞網絡傳言,是否曾有一個沖動去隨波逐流,恨不得振臂高呼?我們需要首先靜一靜,多方收集信息,去理清故事發生的前后邏輯,然后回過頭也許能看到不一樣的風景。我們看到的也許是事實,但不一定是真相。就像《名偵探柯南》里妃英里被毛利小五郎槍擊雖然是事實,但是真相卻是毛利小五郎為了使得歹徒必須拋下行動不便的妃英里,而故意擊傷妃英里。雖然這個邏輯可能有問題,但是卻值得我們思考!
 
  3
 
  具備化繁為簡,化大為小,化負為正的思維能力
 
  隨著學術研究的不斷豐富和發展,很多博士生都面臨著選題困難的問題,發現自己想做的不是已經被人做過了,就是沒有什么價值和現實意義,那么我們如何來找到值得深入研究的選題呢?這就需要我們轉換思維,將大的問題轉化為小的問題,或者次級問題去探求。研究政府的文獻浩如煙海,數不勝數,但是你是否發現從中央到地方,關于鎮政府的研究卻少之又少?研究文化大革命的文獻同樣龐雜,但是你是否發現基本上都是從高層領導的角度去研究,卻少了對基層群眾參與的觀察?政治學、經濟學、社會學雖然學科分野明顯,你是否發現了他們背后共同的邏輯?等等這般思維能力才是我們受用終身的,無論以后我們繼續學術生涯,需要保持對學術問題的長期觀察,還是我們今后走向社會,與人與事為伴,都需要我們善于總結,強化思維的能力。
 
  榮枯事過已成夢,悲喜不驚便是禪——心態之談
 
  如前所述,博士的學習過程不僅漫長,有時候還會很痛苦。面對著一次又一次的自我否定,你是否總覺得自己如斷了線的風箏。不,其實更像塑料袋一樣隨風飄蕩,卻還期待著如十月一日夜晚的煙火一般璀璨綻放。因此,能夠順利完成博士學業的人,不僅僅在自己的研究領域足夠一個博士的頭銜,在個人心理承壓領域應該也可以獲得一個博士的頭銜。具體而言,我們應該培養以下三種心態。
 
  1
 
  從自我否定到自我肯定
 
  博士的學習過程會有很多令人容易自我否定的地方,實驗失敗、課程作業被批、投稿被拒、資格考試不及格、開題被否定、博士延期……博士生涯可謂處處失望,步步驚心,博士生很容易陷入自我否定之中,雖然這可能就是做學問的常態。自我肯定其實很簡單,心理暗示很重要,積累每一天的成果,重要的是用成就感去和否定感相對抗。告訴自己今天又看了多少頁的書,寫了多少字的文章,哪怕今天比昨天多吃了一碗飯,等等。自信從來都不是別人給的,是自己內心的聲音。
 
  2
 
  與世界積極和解
 
  博士的學習機會成本十分巨大,因此我們要積極管理自我的預期,特別是在外部環境發生經常性變動的社會中,也許你會發現和你一起碩士畢業的同學已經過上了有車有房有愛人的生活,你和你曾經的同儕之間資產已經拉開了百萬計的差距。這個世界并不如意,如果固執地糾結于自己為何要讀博,每天都會陷入新的自我否定的循環。不如把目光看得更長遠一點,樹立“存在即是合理”的信念,合理管控自己的預期,專注于目前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決定已經做出,要么堅持地走下去,要么想辦法走向自己更喜歡的道路上,為之而準備,總是長吁短嘆,悔不當初只會原地踏步,甚至倒退。人生不是百米賽跑,而是一場馬拉松,沒有到終點誰知道結果如何。
 
  3
 
  溫柔對待身邊的一切
 
  在常態化的自我否定中,我們容易變得暴躁,特別是對于自己親近的人。千萬不要被一時的盛怒或者低落而蒙蔽了發現美好的眼睛,要主動發現生活中的美好,哪怕為一朵鮮花的盛開而欣喜。成長的標志不一定是世故圓滑,而是能夠溫柔的對待身邊的一切,求得內心的安寧,對所有人都抱以微笑,無論前路多艱,實驗多難,文獻沒看完。溫柔的人最美,愛笑的人致遠。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實務之談
 
  書讀得少不好,光讀書,死讀書也不好,人容易幼稚,也容易固執,因為他們喜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也許天才可以這樣產生,但是我們終究還是要面向這個社會,參與到社會分工與交流中。妄自菲薄不好,自命清高更不好。因此,我們要積極地向實踐學習,向現實請教,而不是自視甚高,固步自封。
 
  1
 
  學習入世的經驗
 
  有人認為專心做學術就可以不用理會外部世界的各種故事,秉持著“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宗旨,多出成果自然就會有人找上門來。從某種角度來說這話是正確的,但是更大程度上這種說法值得商榷。參加學術會議你以為真的只是來獲取新的idea,聽取別人對你的建議么?更重要的是在會場外,比如社交,推銷自己,結識新的朋友。拎著酒瓶滿桌打圈沒有什么值得非議,端坐不語并不值得提倡,做學術也離不開外部的支持,小到團隊的努力,大到social network的協力,這些都是我們需要學習的。
 
  2
 
  善于放棄的可能
 
  博士的學習容易使人固執,因為機會成本很大,所以才容易鉆牛角尖,似乎除此之外沒有其他選擇。坦率來說,絕大部分步入博士學習階段的同學都有一顆向往學術的心,但是追求學術成果的道路是曲折,過程是艱辛的,初心可能被現實打敗,并不是所有人都適合走這條路,這時候就需要我們善于放棄。今后的人生路上我們也需要面臨很多次比讀博還是不讀博更重要的選擇,選擇雖然是痛苦的,但是很多時候我們的成就不完全取決于努力,而是選擇,就好比南轅北轍的那匹馬,雖然可能是千里良駒,但走錯了方向,就難免會走在半路上耗盡一切。
 
  3
 
  放飛自我的勇氣
 
  博士的學習生活其實十分緊張,在這種緊張的節奏中,很多人逐漸變得自我封閉,成為了“裝在套子里的人”,不敢去和外界接觸,去嘗試新的事物,而是活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在長期的壓抑環境中,博士生需要放飛自我,沒有人會喜歡和一個死板固執的人相處,無論是今后走向職場還是走向兩人生活,我們都需要嘗試放飛自我,抒發心情,否則你會發現,脫下面具后,還是一張面具。
 
  筆者寫這么多決不是要反對知識的學習,而是反對“唯知識論”,我們依舊需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去開創未來。知識的學習固然重要,但是追求知識的過程卻更為值得關注。博士學習確實苦,但也是人生必要的經歷。人生路漫漫,博士的生涯也許只是人生的十幾分之一,但卻是人生中最有自我掌控的時間可以提升自己的階段,形成思維,塑造心態,領會實務。博士生畢業會有多樣的前途,但是不以學術為業也請不要停止成為一個愛思考的人,不以政治為業也請不要放棄國家社會命運的關切,不以商業為業也請不要忽視市場的信號。有時候你會發現,終點沒了,起點仍會在。
 
  來源:募格學術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一级A片刺激高潮